速记  伊人影院在线

[不伦]老妈的欲火被 挑逗点燃

时间: 2020-02-02 发布: 伊人影院在线

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

我被一阵刺眼的阳光照醒,看见一个穿青绿色衬衣的倩影正在拉窗帘

  “啊,儿子你醒啦,都12点了。”曼玲扭动着娇躯坐到我旁边,胸前两团肉球高高的挺着。

  “你看你,都睡了十多个小时了。”曼玲虽然微笑着,但是表情中总有几分複杂的异样。
  我费力的爬起来,感觉头很沈重,突然想起了什麽,不经意的看了看曼玲的床和四周。房间很整齐,曼玲的床也整理过了。

  “刚才保洁人员进来打扫过了。看你睡得香,就没叫醒你。快点起来洗洗我们去吃饭吧。”曼玲笑着说,眼睛透着尴尬。

  我发现工作时间久了,人锻炼出了一种能力,即使你对领导或者同事或是某人某事有情绪,但是出于大局考虑你不会把表情放在脸上,而是用一副通用的脸面应付一切。
  我强挤出笑容:“呵呵,我竟然又睡这麽久。看来我最近是累坏了。”最近发生的事,实在让我短时间内无法接受,昨晚只是喝了一小口迷药,竟然有这麽强的作用,看来锡楷说的不假。
  “我是怎麽到房间来的?一点都记不起来了,看来酒真喝多了。”我扶着头,摇摇晃晃的走进卫生间洗漱,假装一点印象都没有,给她解释的机会。
  “让你少喝点啊,你非要喝,在锡楷那就睡着了,还是人家锡楷把你扛回来的。又麻烦人家。”曼玲说话间带着几分慌张。
  当我走出卫生间的时候,发现曼玲在玩着手机,不知是在看新闻,还是在LINE上跟锡楷调着情。
  
“老妈,我们走吧,下楼吃饭去。”我说道。
  曼玲合上手机,起身淡淡地说:“恩,你下楼喊锡楷一起吃吧,我先换衣服,等会儿就来。”听她喊锡楷的时候竟然有几分温柔,我内心一颤,然后应了她一声就出门了。
  在电梯门口,刚好宾馆保洁大妈推着一推换洗的床单和毛巾经过,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了我几秒,我读得懂她眼中想要表达的言语,但我很想说,昨天晚上,骑在老妈湿湿阴户上的男人,不是我。
  
我走下楼,到锡楷门前故作镇定的敲了敲门。过了很久,门才打开。锡楷明显还是没有起床。

  “锡楷兄,起床吃饭了。呵呵,多谢你昨晚又把我扛回房间。”我笑着说。

  他愣了愣,忙说到:“没得事,没得事,也怪我,让你连夜加班核查,看你累的都睡着了。你等我会,我先去洗洗。”

  “那好,我先下去了,我和曼玲在下面等你。”我故意把曼玲两个字喊得清晰。
  “好好好,马上就来。”听得出他声音中带着兴奋。
     
  我们挑了家号称是北京特色的烤鸭店,人倒是挺多,但说真的,特色还真没吃出来,比起我们本地的鸭子还瘦还难吃,可能特色这种烂大街的东西,在它的环境,而不是食物中。我们在桌上閑聊着,曼玲还是穿着昨天那件粉红色的外裙,换上了肉色的丝袜,修长丰满的身材惹得周围无数暧昧和羡慕的眼光。锡楷眼睛直勾着她的胸部看,我们聊着天的时候,偶尔也会跟曼玲开几句玩笑,曼玲倒是很自然,微笑着回应,好像昨天根本没有发生。当然,我知道她是在装模作样不让我看出来,毕竟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。
  
“下午我得去那边公司看下,把一些要求跟他们反映一下,毕竟制造安装过程中有些修改,不然还得耽误工期。锡楷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我说道。

  锡楷犹豫了一会,看了看曼玲,笑着说道:“哦,我那边暂时没有什麽事,技术这边的改造,交给你跟他们反映就好了,我这几天挺累的,下午想休息休息。”

  “那好,你休息吧。公司这头的事交给我,晚上回来跟你通报。”我说完,偷偷看了看旁边的曼玲,她低着头,不知是天热还是爲什麽,脸微微发红,“下午我去跟他们那边交流下。”

  “曼玲,你跟我去吗?”我淡定的问。

  “儿子,我就不去了吧,呵呵,我也帮不上忙。”她那脸红的表情总会让人遐想,“最近也累得很,想休息休息。”

  “恩,你好好休息,这几天确实也累坏你了。”我温柔的说,看来昨天晚上,他们两个真是累坏了。。
    
  吃完饭,我们先各自回了房间,我稍微整理了东西,曼玲还在床上玩手机,我说道:“曼玲,我先出去了,下午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恩。”曼玲放下手机,忽然过来从后面温柔的抱住我,丰满的胸部贴在我后背,感觉柔软无比,她轻声的叫了声:“儿子。”

  “怎麽拉?”我有点惊讶。

  “没什麽,就是想你早点回来。”曼玲轻轻的说着,话语中尽是温柔和一种好似歉意的感觉。

  “我转过身来,吻了吻她的脸:“乖老妈,放心,我尽量早点回来,晚上好好疼你。”
  “讨厌,你整天就想那事。”曼玲捶打我的胸口,脸上竟有几分绯红。透着光亮,我看着老妈美丽光滑的脸颊,好似能捏出水来,柔软的身体滑嫩而有弹性,丰满的胸部,骄傲的挺起,随着呼气微微颤动,白嫩性感的双腿笔直修长,我竟然癡迷起来,这段时间,不得不承认老妈的身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从一个生涩的女孩,变成成熟性感的少妇。不管是谁,只要被充分滋润过的女人,脸上那种满足感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种表情竟然此时此刻出现在曼玲脸上,以前是不曾发现的。忽然觉得,面前的性感美人竟会有几分陌生感。

  “你看什麽那,眼睛都蹦出来了。嘻嘻。”曼玲哈哈笑了起来。

  “老妈,我现在想要你了。”我手伸到曼玲裙子里,隔着薄薄的内裤抚弄着软软阴毛间温热的阴唇,把她柔软的娇躯用力搂紧,感受着那两颗丰满肉球的弹性。

  “哎,放手啦,儿子。”曼玲微微抵抗着,“下午还要工作,别乱来啊。晚上再来好吗?”说着曼玲摸了摸我半软的阴茎。

  我想了想,也是,下午还要工作,等晚上的吧,一定和老妈大干一场。我把老妈就这样拥在怀里,感受她的体温。

  “呵呵,干嘛呢,还不走,又不会跑掉。”曼玲笑着说。   

  我紧紧的搂住曼玲,真的怕哪一天真的会如她说的那样。

  但是,,,坚持的路,就要走下去。

  我下楼跟锡楷道别便离开了。当然,我不可能离开,我从后门来到楼梯间,躲在2楼的暗道里,等待着看锡楷是否有动静。等了将近十来分锺,锡楷那边还没有动静,我正想着,这小子真的是累坏了,看来我多想了,忽然锡楷的门开了。我赶紧躲起来,然后跑到六楼,果然锡楷走到我的房间前敲门。过了一会门开了,锡楷连忙进去把门关上。我竟有些激动,悄悄的走到门前侧耳听着。

  “你来做什麽,不是说好算了吗?你别再找我了。”是曼玲的声音,语气中带着怨气。  

  “曼玲,我想死你了,我巴不得跟你天天在一起。”锡楷好像很激动。

  “你走好吗?我是有儿子的人,你也是有老妈的人,我们昨天已经犯下错误了。”曼玲颤抖的说。

  “这跟我们恩爱有什麽关系,我们两厢情愿在一起,别让他们知道就是了。你看你昨天不是很需要吗?”锡楷开始猥琐的笑了。
  “放手啊,,我不需要,你快放手,你快走开啊。”曼玲挣扎着,昨天那奋力抗拒的姿态已经不见了。

  “还说不需要,昨天还不是高潮不断?,刚才我进门的时候,脸怎麽这麽红啊,是不是想昨晚的事了?,美人,想起你那销魂的声音,真受不了啊,,叫的那麽大声,隔壁都来敲门了。”里边传来杂乱声。
  “,,别啊,,,你快放开我,,,我生气了!,,”曼玲还在挣扎。

  “宝贝,昨天我弄的你爽吧?,你看,又湿了,,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啊。”面前浮现出锡楷摸着曼玲下体的画面来,真是惊歎,曼玲怎麽这麽敏感?被别的男人一摸下体就出淫水。

  “恩,,,,别这样,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,,恩啊,,,你放手啊,,,”曼玲的抵抗声掺杂着几分温柔。

  “奶子真大,摸不腻啊,,,美人,,我来了。。”听着锡楷一声低吼,看来锡楷的大肉棒已经干进了湿乎乎的阴道。

  “恩啊!,,,嗯嗯,,你快停下,,快放手啊,,,嗯,,”曼玲呻吟着,不知是满足还是抗拒。

  “曼玲,,你小穴里好多水啊,,我就是喜欢你这鲜嫩多汁的身体。”啪啪啪的强烈阴部撞击声不断传出,中间还夹杂着水击声。

  “嗯嗯嗯啊,,,别啊,,嗯嗯嗯,,恩啊快停下,,嗯嗯啊....”曼玲已经似乎
快要放弃抵抗。

  “我操,,你下面真TM紧啊,,我JB快受不了了,能跟你做爱,死一千次也不嫌多啊。”锡楷兴奋的吼叫着,用淫蕩的话语不断刺激着曼玲,拍打声更是不停的传出。

  “啊,,,嗯嗯嗯啊,,,你,,,不要啊,,嗯嗯,....嗯...”曼玲不断的低声呻吟,要不是床离门很近,不然几乎听不到。曼玲似乎被锡楷干的很爽,呻吟声连绵不断,能听出是那种快要高潮的兴奋。传在我耳朵里却是另一种滋味。

  “唉,美人,干你几下就高潮了。是不是跟昨天一样?还是在自己床上刺激吧?”不知他说的是哪次?难道昨天晚上他们又回来做了?脑海中似乎真有点想起点点杂乱声。

  “我还没爽完呢,来换个姿势。像昨天那样屁股翘起来。恩,对就这样。”锡楷刚说完,他手机响了,“我操,这谁啊。”
  “喂,你好,哪位?奥奥,是李总啊,我们公司的阿伟刚才已经过去了。可能快到了吧,你稍微等等。恩好,再见。”是那边公司打来的电话,看来是催我了。

   “你快走吧,阿伟可能回来了。给他发现就完了。”曼玲慌张的说,好像快哭了一样。

  “他可能在路上呢,别紧张。”锡楷安慰着曼玲,“走,去我那,我那床大,好发挥。来,宝贝,把衣服穿上。”接着就听见穿衣服的声音,我在想曼玲就这麽乖乖的听话?突然听到微微的脚步声,我赶紧跳到楼梯间。过了一会,门开了,当他们走近的时候,我透着小门窗从后面看着他们,曼玲穿上了粉红的裙子,头发有点乱的扎了起来,看不到表情,美丽的脸颊满是红润,锡楷穿着件背心和大裤衩,强壮的臂膀搂着曼玲的腰间,他们像情侣一样依偎着走进电梯,竟有几分温馨。

  我像逃兵一样奔跑到后门,喘着气,炎热的夏天,油油的,让我窒息,不能想象曼玲竟然这麽的配合,可能刚才出门时的挑逗,勾起了她的欲望,让锡楷轻易得手,但是,那背影深深刺痛了我的心。我可以允许老妈肉体上的欲望,但是绝对的反对精神上的出轨。

  我挤着人群坐上了公交,周围很嘈杂,却没有影响我的思绪。我得承认,昨晚可能是因爲逼迫,曼玲才会跟锡楷下楼的,但是刚才,还有那深夜,那婉转的呻吟,高潮的淫水,都表明了曼玲已经接受了另一个男人,昨天晚上,不知道发生了什麽,让贤惠的妻子变成了偷情的少妇,而现在,在锡楷的房间里,就这麽任由一个强壮的男人骑在她的娇躯上猛烈的抽插,而且让她高潮不断,她羞涩的挺起那丰满而又弹手的乳房,让男人随意的揉捏着,修长白嫩的大腿轻易的就被大大分开,湿湿的阴唇微微的阻拦了一下,就让粗大的肉棒一插到底,直抵最深处,随着激烈的抽送拍打,浪水一样的爱液溅的翘臀到处都是。

曼玲那白嫩的双腿在地毯上摆弄出各种姿势诱惑着锡楷,而锡楷则毫不客气的从后面,把住两片白臀,挺动着大肉茎狠狠的插了进去,感受着层层紧肉的包裹。又不知换了多少个姿势,换了多少个地方,汗水和淫液弥漫在房间中,高潮的呻吟伴随着“啪啪”的肉响此起彼伏,坚挺的肉棒的把娇喘呻吟下的曼玲干的高潮叠起,白嫩的娇躯已经片片粉红,柔软的乳房在抽插中颤抖,湿滑的阴道不断收缩,最后在欲仙欲死中被粗长坚硬的大肉棒顶住最深处研磨,浇洒着浓浓的精液...

  我正幻想的出奇,感觉有种异样的眼神盯着我,我低头一看,身下座位上的一个白衣女孩红着脸,惊慌的看着我,而我那硬硬的下体已经突立的向她指去,我慌忙拿文件包挡住。

  下午跟乙方的公司简单交流了一段时间,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不安。乙方公司的李总总是问我是不是有差错。爲了不影响工作,我跟李总交代,今天先讨论几个方案,剩下的以后再说。我怀揣着複杂的心情走到大街上,看了下手机,已经4点了,离我出门有2个小时了。我想了好久,还是犹豫了下,拿起手机打了曼玲的电话。
  “喂?儿子吗?”曼玲那头非常小声的说着。
  “老妈你在干嘛?怎麽声音这麽小?”我不耐烦的问道。
  “哦,我在睡觉,刚做梦了,就给你电话弄醒了。”曼玲说。
  “老妈,你想吃点什麽,我过会买点回去。”我说道。
  “不用了,我不想吃东西,,,嗯啊,,,”突然一声娇喘,不用猜我都知道她在干什麽。  
  我还是假意的问了问:“怎麽了?哪不舒服吗?”
  “没什麽。垫着胸口了。”微微颤抖的声音中,有几声有节奏的“啪啪”声。我当然不傻,锡楷这个时候,可能站在曼玲身后挺动着粗腰撞击着曼玲肥美的翘臀。过了一会,声音就停了。
  “我喜欢吃奶酪,你去超市买点吧。三环那边有家超市不错,你去看看有没有特産买点。”曼玲声音开始恢複正常。
  “好吧,我去看看。”我答道。
  “恩,我再睡会儿,你回来了给我打个电话,我好去接你。”曼玲柔声说道。
  我胡乱的应和着,匆匆挂了电话。我脑子晕晕的,身体在35度的天气下颤抖着,我在街上买东西,而曾经端庄贤惠的老妈,在宾馆里被人从后面干着阴部,而且促使这一切的源头是我。。。。
  我逛着超市,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我买了一些特産,走过电脑商城时,犹豫了好久,花了3000块,买下了2个高清针孔摄像头。老板问我做什麽用。我淡定的说:“监视我老妈。”老板像是恍然大悟一样,还给我打了个折。
  出了商城,我给老妈打了个电话,说过会就到了。从电话那头,听出了水声,像是在洗澡。。
  过了40分锺左右,已经是6点了,我进门的时候,曼玲在床上看电视了,看是想刚洗过澡的样子,头发还没有干透。
  “你回来了,儿子。你都买了些什麽,我看看。”老妈微笑着迎上来。经过厕所的时候我看了看浴室,毛巾都还是新的挂在架子上,是中午酒店保洁人员刚换的。
  我盯着曼玲,冷冷道:“你洗什麽澡,怎麽浴巾都是干的?”
  老妈颤动了一下,望了望卫生间,脸都白了,微笑着道:“啊,刚才洗澡,水放多了,毛巾都弄髒了,我让服务员换了。”
  我看着老妈,这种骗人的话,小孩都不信,我没想到老妈骗我骗的这麽自然,我把东西往地上一扔,看也没看她,直接往床上一躺。
  “
儿子你怎麽了,遇到什麽事了吗?”老妈慌张的问道。

  看着老妈慌乱的眼神,我有些不忍,这两天一下发生这麽多,我暂时无法接受,但是我还是强硬着,笑了笑说道:“没事,就是公司那头出了点小差错。”

  从老妈的眼中也发现了她队伍的警惕,晚上我们和锡楷一起吃了饭,锡楷看着好像很开心,问着我下午的工作进展,曼玲却是满脸的忧郁,好像担心着什麽。期间我也没说什麽话,锡楷似乎看出点什麽,也就知趣的安静了。
  晚上去了锡楷的房间给他看系统安装进度,趁他洗澡的时候,看了看周围,看有什麽可以安装摄像头的地方,看着那大床,似乎已经换过了一层床单,曼玲就在这个大床上,被锡楷用各种体位奸淫着,又看了看地毯,刚才可能就跪在地摊上给我打了电话,我摇了摇头,又找了找,发现窗帘角落里的台灯上是个很安全的位置,几乎都没有光线,而且靠窗信号也会很好,我把针孔摄像头放到上面固定住,等锡楷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安装完成,一点都看不出异样来。
  回到房间里,曼玲又进去洗澡了,我偷偷把摄像头安装在同样的位置,打开电脑,调试了下,信号很完美,我可真是人才,角度和声音也完美,这个时候,锡楷正在床上抽着烟看电视,而我房间的画面里,我侧面在影像中,厕所的磨砂玻璃门里能清晰的看到曼玲洗澡的身影。我关了电脑,爬到床上,看到曼玲的手机LINE又想起,我悄悄起身,拿起她的手机,竟然加密了!以前曼玲可是从来不加密的。
  

等曼玲洗完澡,我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,手里拿着她的手机在不断的试密码,她先是一惊,然后抢过手机,厉声道:“你干嘛?”

  我笑了笑说:“你还加密码了,有什麽好事瞒着我?”其实我只是想跟她开开玩笑的说,没想到她眼框竟然红了,我立即觉得很后悔,起身说接着说,“我去洗澡了。”

  等我洗完澡出来,曼玲走过来把手机递给我,柔声道:“儿子,没什麽,你看就是了,密码是我生日,我是爲了防止别人翻我手机,在学校,有些同学生喜欢翻老师手机看。”


  我看了看她的LINE,聊天记录里已经什麽都没有了,我不耐烦的扔给她,什麽话也没说,竟然曼玲也没有说话,我们就这样看着无聊的电视,曼玲是那种知道错了,也不会低头跟我认错的人,我一直迁就着她,当然她也不会做的太过,但这次真是做的太过了。当然,我有很大责任。
 
 我们就这样保持沈默,过了一会,老妈竟然跑到我床上,钻进我的被窝,依偎在我胸前:“儿子,你怎麽了,今天有点不对劲。”曼玲好像很担心的样子看着我,“是不是我做错什麽了?”我看了看曼玲可怜中带着歉意的眼神,心底有些软,毕竟这样的强势态度以前还没有过,我搂着受惊一样的老妈温柔的安慰着:“没事老妈,跟你没关系,就是最近工作上有点累了,没什麽大碍,你别担心。过一阵就好了。”

  “恩,儿子,有什麽不顺心的你说出来,压在心里也不好。”曼玲温柔道。

  我看了看她,微微笑了笑,也没说什麽,就吻上她柔软滑腻的双唇,她嘤咛了一声便跟我交织在一起,曼玲的红唇很柔软,每次我都忍不住跟她热吻很长时间,当我把舌头低开她的贝齿时,她也主动伸出小香舌跟我纠缠,鲜红诱人的小舌头又滑又嫩,不经意的吸到嘴中一阵裹吸。
 
 我伸出手在她身体上缓缓的摩挲着,光滑的肌肤弹力十足,丰满的乳房盈盈一握,下体那片柔嫩已经滚热湿润了,曼玲竟也开始主动了,纤嫩的小手隔着内裤摸着我的阴茎,修长雪白的美腿跟我的双腿缠绕在一起,下体配合着我的抚弄的大手,翘臀微微扭动着,圆鼓鼓的大奶子挺到我的胸前毫不保留的让我抚摸,嫩舌更是探进我的嘴中享受我的裹吸。
 
 我的欲火被她这主动的挑逗点燃了,下体慢慢坚硬,我手上的力度渐渐加大,用力握住丰满的乳房挤弄着,两个手指不停的按抚湿湿的阴唇,曼玲发出阵阵娇喘呻吟。
  
看着她丰满的娇躯,想着今天她被锡楷变化着各种姿势插得高潮叠起、失声娇喊,粉嫩的娇躯在锡楷猛力的抽送下,爱液横流,我的下体猛然硬朗了,我摸索着她的嫩穴入口,硬硬的阴茎抵住阴唇。
  
“老妈,我要上了。”我还没等她答应,就“噗嗤”插了进去,湿滑的阴道紧紧的裹着我,嫩穴中一波一波的吸吮,爽的我透不过起来。我大大的分开曼玲修长的双腿,猛地的压了上去,下体更是在潮湿的阴部横沖直撞。